攀枝花楼市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楼市焦点 > 三线城市的衰老,攀枝花一座年轻人纷纷逃离的山城

三线城市的衰老,攀枝花一座年轻人纷纷逃离的山城

发布时间:2016-05-11  来源:攀枝花楼市网  点击:
 

 

经过一夜的颠簸,终于从成都来到了这神秘的城市攀枝花,这个曾经地图上不见标注的山城,这个中国三线建设中的明星,终于在我的面前展现出他的面纱。下火车扑面而来的热浪,将还没从成都的凉意中回过味来的我打的一个措手不及。一个处于热带的城市,一个真正钢铁般的城市。

驱车在攀枝花的滨江大道上疾驰,看着层峦叠翠间的建筑,以及一个个建在山间的桥梁,让人感觉到的是从崇山峻岭中构建起一个钢铁长城的不易,山城的道路崎岖不平,似乎每条街道都带着角度,想找到一块平地都是那么的难于登天,每每看到这里,就想起自己从成都一路颠簸而来的成昆铁路,那一个个令人胆寒的高山桥梁,那一条条长达数公里的高山隧道,在让人心悸的同时,却也不得不敬佩当年三十万军民修筑成昆铁路,打通西南钢铁命脉的艰难。虽然不曾通了高铁,但是绿皮火车在崇山峻岭中穿行的感觉远比动车组更加和谐,自然。 

行走在攀枝花的街头巷陌,感觉到的是火热,更是清冷,即使是在中午的午休时刻,或者是在傍晚的晚饭时刻,在街头似乎都看不到太多的人,稀疏的行人,似乎都是行色匆匆,作为一个曾经四川地区人均GDP第一的城市,却是这样的一个景致,不得不让人奇怪。在成都的春熙路那不绝如缕的人群,在宽窄巷熙熙攘攘的游客,似乎与这里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带着满肚子的疑惑,却不得不继续我的攀枝花旅程,在人民银行上完培训课之后,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体会这座如同钢铁一般的城市。下午,有幸和一个攀枝花的本地朋友闲聊,在他口中还原出一个真正的攀枝花。

在六十年代的日子里,整个中国都陷入到核战争的恐慌中,为了防止东北工业基地,东南沿海的商业中心被核战争摧毁,浩浩荡荡的三线建设就此展开,大量的工人从东北移民到这个西部边陲,在群山中开山挖矿,在峻岭里高炉炼钢,最红火的时候攀枝花整座城市一百多万人就是一座超大型炼钢厂,在这里高炉林立,烟囱冲天,钢铁已经构成了这座工业城市唯一的颜色。在那个重工业优先的时代,攀枝花可谓是西南地区一颗璀璨的明珠,钢铁让这座城市覆盖着最辉煌的光辉。

等到改革开放之后,经济解禁,攀枝花从代号一样的渡口市改名回攀枝花,并且借助经济发展顺风车一跃成为四川省人均GDP最高的城市,甚至远超省会成都。那个时候在攀钢成为一名产业工人不仅是一件荣耀的事情,更有着令人羡慕的收入,攀枝花当地商场的购买力一点都不比成都、重庆这样的西南都市差。 

但是,时过境迁,随着经济车轮的不断向前,攀枝花也悄然发生着变化,随着国有企业改制,席卷全国的下岗潮也同样席卷了这里,人们的收入开始下降,街上的活力开始消退,大型的商铺开始变得冷清,人们开始扎紧裤腰带过日子。紧接着情况开始好转,钢铁需求的不断增加,房地产的快速发展,让攀钢恢复了活力,作为一个以唯一工业为核心的城市,攀枝花的活力又回来了,热火朝天的高炉生产,人们收入的稳步增加,似乎市场又有了活力。

好景不长,随着钢铁产能的严重过剩,攀枝花整座城市也逐渐陷入了停滞,的确还有生产,但这种生产与攀枝花鼎盛时期完全无法相比,在金融上的表现就是金融发展的停滞,商业银行的发展规模几乎没有增长。随之而来的则是年轻人的逃离,当攀枝花这座山区的山城让年轻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,大量的年轻人告别了祖辈生活过战斗过的地方,选择了离开,他们有的去了北上广深,有的去了成都重庆,无论去了哪里也许都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他们回不来了,在攀枝花的街头,中老年人很多,连的士和滴滴的司机都很难看到青年人,在这里几乎是一座已经比中国还早进入老龄化的城市,这个已经双鬓斑白的城市,想起了我的一个老师对我说过的攀枝花的一句叹息。

这是攀钢的一个老工人的原话:为了攀枝花我们付出了一生的拼搏,但是我们是在没有办法先献青春,再献子孙了,孩子们该走的让他们走吧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表情
用户名
密  码
忘记密码